春季学期收费60%,尚丽外国语学校引家长质疑
发布日期: 2020-06-18 10:45:58 来源: 北京商报

疫情期间,上网课成为学生的常态,但由于网课效果和时长等问题引发的家长与民办学校之间的收费争议却屡见不鲜。6月17日,有多名家长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孩子在全寄宿的北京尚丽外国语学校国际部上小学三年级,家长们对学校按正常学费扣除伙食费后60%的比例催交学费不认可,且对网课质量和时长提出质疑。对此,校方老师回复北京商报记者称,全体老师一直处于复工状态,收费比例按照学校成本支出测算而来。

“春节前,我们本应该交纳春季学期的3万元学费,其中包含3500元伙食费,由于疫情影响没开学,所以我们仅交了伙食费没交剩余费用。原来通知6月15日复课,于是学校上周开始催交本学期学费,按正常学费扣除伙食费后的60%收取,我们认为这个比例不合适。”孩子在北京尚丽外国语学校就读国际班的家长刘女士向记者表示。

另一位家长王女士认为,学校为全寄宿制,孩子平日从学习到生活完全托管在学校,交的费用是按面授课且全托费用的标准执行。疫情下,孩子的看管和学习完全由家长实现,费用中应该减去托管费用。家长赵女士则对收费比例进一步提出质疑,“4月中旬开始在钉钉群上学校老师直播网课,基本为语数英的主课。不能返校后网课形式要持续到放假。在这种形式和效果下,60%的收费比例是如何制定出来的?”

公开资料显示,尚丽外国语学校创建于1993年,是北京全日制寄宿学校之一。现设有学前部、小学部、中学部、国际部等。针对60%的收费比例是否有明细,学校小学部相关负责人王老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学校根据自己的运营成本折算出的数据,教委对此没有规定。

“疫情期学生不到校,但学校所有房租水电等成本没减少,购买防疫物资、老师正常开工资、花费近12万元购买学生使用的umu学习平台服务和约5万元的上报教委疫情电视电话会议设备。”王老师说道,“60%的比例是综合考量疫情带来的多方面影响,将没产生但家长已交的伙食费抵进学费后制定的。四五六年级是按80%的比例,一二三年级普通班70%,国际班因外教的综合因素制定为60%。”

针对尚丽外国语学校收费标准等问题记者致电海淀教委进行咨询,但发稿前未收到回复。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北京疫情变化,6月17日起,北京中小学各年级学生全部居家学习,家长进一步透露称,从上周开始到6月16日一直在催交学费的尚丽外国语学校的相关老师暂时没有再催交。

除此之外,还有家长反映了网课课程质量的问题。“刚开始时外教课时很短,不到10分钟的视频就算一次课。正常的线下课一天是有两节40分钟的。且线上课外教安排较乱,已更换过3位,有的外教是高年级突降,完全不懂低年级教学等。”王女士说道。

王老师告诉记者,针对家长反映的外教问题,已在新的课表中增加了课时。从家长提供的新课表来看,外教课已增加至每日两节,课程量和时间也有改变,每日从早7点开始早课,每节课40分钟,下午4点半结束第7节网课,晚7点半结束最后一节辅导课。

对于课时安排的合理性,王老师表示,学校按照线下课的标准安排线上课程。课程内容上并非需要孩子全程盯屏幕,比如会有看管孩子写作业的时间。记者从家长与班主任的对话截图中看到,老师称此安排符合教委要求,小学科可以选修。

3月底时,北京市教委曾在规范线上教学行为中指出,严格控制学生线上学习时间,学生每天线上学习时间不超过半天,小学阶段每节课不超过25分钟。

关于小学三年级的居家学习课时安排,记者拿到的一份公立学校的课表显示,三年级每天早8点开始第一节课,上午有3节25分钟/节的主课学习,其余为自主完成作业和学习任务时间。下午全为答疑、主题性探究学习和体育锻炼时间,5点结束。

针对在线学习时长等规定,截至发稿前,记者暂时未接到海淀教委的相关回复。家长则告诉记者,海淀教委相关负责人已回复家长称,要理解学校,会再和校方沟通;但家长表示学校方面无领导出面解决此事。

尚丽外国语学校的王老师向记者表示,家长可以直接找校方,学校愿提供讲课、辅导、答疑等多种形式的教学活动记录来证明学校教学从2月中旬一直持续到复课。

疫情期间,由于不能如期开课或将线下课程转为线上引发的学校和家长间的学费矛盾不在少数。相对于公办校,民办校的运营完全要靠学费自给自足,没有政府补贴,相关硬成本需要持续支出,疫情期间受到较大影响。

4月,曾有外省市民办校向家长催收学费,被教育部门勒令整改。同月,教育部发布通知称,学费(保教费)不得跨学年或学期预收。各地应按照当地人民政府关于疫情防控工作的统一部署开学复课,未开学或未开课不得提前收取学费(保教费)。

在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看来,疫情导致学校将线下教学方式改为线上,双方约定的合同履行方式和内容发生了变更。但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家长认可变更。双方就退费比例的问题需站在对方角度互谅互让,学校要维护口碑,有必要出具退费标准明细,公布具体成本;家长也应考虑学校疫情期间的实际情况和付出,公平合理协商解决。